生鮮 市場 top。 foodpanda設商城 攻生鮮外送

「一個打十個,Amazon你要逼死誰啊?」─電商巨頭收購有機超市,為何造成全美超市大震撼?|台客 J/台客 J 的橘色筆記|換日線

生鮮 市場 top

這Or Tor Kor被CNN GO評選為世界10大市場的第四名,這名稱大家可能覺得很陌生,但是來這裡的捷運他的另一邊出口是,這地方大家可就不陌生了吧! 話說這裡是曼谷最大的市場,又是CNN票選的全球10大市場之一,大家一定要來逛逛的阿! 我們是搭計程車來的,如果是搭捷運就是在Kamphaeng Phet 3號出口,走出來就是市場了! 如果這樣走出來還會迷路,我相信你一定有鬼遮眼 因為捷運出口的右邊就是這麼大的市場,到底為什麼會看不到,我真的就不瞭了! 每個攤位標示的很清楚,但是一看到這地圖有嚇到了,也太大的地方了吧! 我們當時行李大包小包的,我們兩個觀光客拜託管理員讓我們寄放行李,就放在這管理室外頭,不建議中午時來,因為警衛會去吃飯,沒有人會幫你顧行李,不過這裡的人也未必會拿就是了! 一旁的泰國蝦好大阿,馬上叫碗粿把手指頭放上去比較。 現場點了個咖哩螃蟹,不要以為多厲害,攤位上有圖片,點了點,攤販去一旁抓了隻蟹,隔壁的攤販地了個手機給老闆,用計算機按了按,顯示了380的數字,點頭就表示要,這樣點餐就完成了! 米粉湯40B,粿條的口感充滿米味,不是摻粉的那種感覺,魚丸好吃,而喝上一口湯,鮮啊! 看到綠碗公真的吃就對了! 豬雜湯50B,底層先放一點野菜,有豬肉、豬心、豬肝、豬腸、豬血,湯頭真的是大骨湯的清甜,而豬血滑嫩好吃,其他的內臟也沒有討厭的腥味,讓平常不吃這豬雜湯的我,真是大飽口福。 而海鮮攤的菜送上來後,更是讓碗粿大開眼界。 因為我失心瘋亂點了一堆,泰國蝦650B,一整個很豐盛。 咖哩螃蟹,味道很道地,但是裡頭有些肉沒有熟透,扣分! 吃飽後繼續往前逛,看到烤香蕉忍不住買了一串,一串才25B,一整個超級划算的,點了之後老闆還會問你要不要淋糖漿,會多了一點焦糖味還蠻妙的。 以為看到喜歡的芒果糯米,結果是榴槤糯米,還好沒買。 往旁邊走,好多傳統的點心,大部分都是粿類的,怕胃部不適,待會要上飛機了可不敢亂吃。 而這種黃澄澄的榴槤真是吸引人,缺點就是太多了,一個人吃真的吃不完,也怕太上火… 沒想到甜點也有綠碗公,這一家做的甜點生意好,而且很漂亮,但是對於泰國動不動就想把人甜死的甜點,我不太敢買一大盒。 當然這裡乾貨店除了糖果餅乾,水果乾、魚乾類的也都有。

次の

齊普生鮮超市

生鮮 市場 top

HappyFresh融資歷史 36kr HappyFresh借鑒了美國Instacart的模式,將其搬進東南亞,這期間經歷了一系列的重組整改來尋找合適的定位。 HappyFresh於2015年推出,之後它迅速籌了1200萬美元進行擴張,包括多個東南亞國家和地區。 然而到了2016年8月底,HappyFresh宣布退出台灣和菲律賓市場,選擇將業務集中在印尼市場,但是宣布撤退消息的同時也宣布完成了B輪融資,從那時開始HappyFresh的主要目標就是要「好好活下去」。 2017年1月,進行了高層重組,共同創辦人Markus Bilher卸任CEO一職,轉身作為公司副總裁,從旁協助公司營運。 CEO職位由原來Lazada印尼高級營運副總裁Guillem Segarra接任。 2018年7月,東南亞的網約車巨頭Grab與HappyFresh達成合作,推出了GrabFresh。 緊接著Grab Ventures於2018年9月購入了HappyFresh的少數股權。 現在,HappyFresh在印尼、泰國和馬來西亞幾個市場比較活躍。 HappyFresh發展歷史 36kr 幾家歡樂幾家愁 縱觀整個東南亞生鮮電商市場,東南亞的玩家們可以說是喜憂參半。 Redmart,東南亞市場上備受關注的生鮮百貨平台,也抵擋不過市場更替的規律。 在遭遇財務問題後,Redmart處境維艱,於2016年11月被阿里旗下的Lazada收購。 據Techcrunch消息,當時的收購價估計僅為3000到4000萬美元,而此前Redmart共融資5500萬美元,進入Lazada名下也算是找到了一個難得的歸宿,如今也正式併入了Lazada平台。 如果說HappyFresh緊抱Grab的「大腿」、Redmart投入阿里的懷抱都是獨立生鮮電商無法獨立存在的證明,那麼另外一家HonestBee或許要用更極端的方式去證明這個判斷,因為沒有抱團的它,已是多處遭遇暴擊。 HonestBee,東南亞的小蜜蜂 36kr 危機一:停止合作關係 今年1月,就在農曆新年前夕,HonestBee「暫時中止」了與新加坡最大連鎖超市之一NTUC FairPrice的合作。 危機二:拖欠合作商家債款 據台灣當地媒體本月早些時候報導,HonestBee被指欠其合作夥伴供應商的錢。 在泰國,30名員工被解僱,而包括共同創辦人Isaac Tay、馬來西亞董事Pulkit Manchanda和新加坡董事總經理Chris Urban在內的多名重要高層辭職後,逾5人被裁員。 危機四:資金鍊斷裂,入不敷出 最新的消息,HonestBee除了業務出現問題,資金鍊危機也浮出了水面。 內憂外患之下,有消息透露,HonestBee正在跟包括Grab和Go-Jek等小巨頭談收購部分或者全部業務的事情。 根據HonestBee 2018年12月的內部數據顯示,公司損失了近650萬美元,由於在促銷拉客和網上營銷花費了大筆銀子,即使它的GMV達到了1250萬美元,還是入不敷出。 甚至有消息透露,或許HonestBee連這個月的工資都付不起了。 2016年,HonestBee融了1500萬美元,雄心勃勃的想要打入東南亞及周邊地區市場,但一年過去了,面對著外部的競爭和不成熟的市場,HonestBee最終沒有完成原定的計劃。 在這樣一個資本密集型產業裡,哪怕HonestBee一向以「 輕資產重模式」為定位,1500萬美元也實在是不夠燒,再加上2017年亞馬遜入場新加坡,HonestBee的生存空間變得越發狹小。 本文作者在越南跟HonestBee的前COO Issac有過一面之緣,這個喜歡在酒吧夜場表演脫口秀的創業者表示已經退出了HonestBee的前線營運,這次在越南胡志明市出現,已經不是為了公事,而是在從新加坡到倫敦(中間穿過俄羅斯)的陸路背包旅行途中。 看起來Issac已經放下了在HonestBee的「包袱」,而跟這個包袱一起被放下的,是他最近一年多身上的壓力。 隨著總部的資金鍊問題,越南團隊選擇了解散,有知曉此事的人稱:「HonestBee最好的出路是賣給Grab,又或者是賣給Lazada,進一步壯大Redmart的配送能力。 」 是模式出了問題,還是市場沒有Ready? 市場有沒有Ready,其實看看中國的情況,在看看現在的東南亞,心裡就有數了,連中國都在燒錢培養線上買生鮮的用戶習慣,我們對東南亞還是要多一點寬容,少一點苛責。 但是市場要Ready,所需要的時間其實是跟體驗的好壞有直接的關係,所以這次我就當一回學院派,說說模式。 那麼目前東南亞的生鮮電商的模式都屬於哪一個類別呢? 是生鮮電商市場沒有Ready,還是別的地方出了問題? 36氪 目前生鮮電商的模式主要有三種:• 快遞模式• O2O模式• 前置倉模式 下面筆者將引用中國冷鏈物流技術標準委員會網站上一篇文章《生鮮電商:誰贏了冷鏈物流,就贏了生鮮江湖》來詳解一下生鮮電商的這幾種主要模式。 更何況,每一種水果的儲存方式也是大不一樣的,溫度、濕度都有很高的要求,而冷庫的投入是很大的。 快遞模式最頭疼的,其實是冷媒成本的無底洞,它隨著訂單規模的增加而增加,訂單越多,用掉的冰袋、泡沫箱就越多。 所以,很多人做了生鮮之後,發誓再不碰這個行業了,那些痛苦的反思文,現在還能一搜一堆。 但是生鮮的魅力實在太大了,因為這是高頻需求,也是傳統超市的核心盈利品類,電商是不死心的。 在快遞模式下,不做長尾,選擇精選路線是一條明智的選擇,因為一旦商品和地域的規模擴大,成本無法攤銷。 所以只能在某一個地區,精選優質水果,這種有限度的策略後來也熬出幾個區域的生鮮電商平台(這就是Redmart沒有邁出新加坡的原因)。 O2O模式 如果說快遞模式重視冷倉的建設,那麼O2O模式更傾向於輕資產運作。 前有順豐嘿客之鑑,後有本來便利和天天到家的教訓,所以,現在的O2O模式,主要透過與超商、便利商店、夫妻老婆店(前店後工廠)合作,保證配送的時效性,大多追求一小時送貨,比如一些到家服務的電商平台。 快遞模式下,商品周轉流程長,易造成損耗,且送貨慢,用戶體驗不好,那麼O2O模式解決了配送時效問題,但同時帶來了品控問題,因為不掌握供應鏈,超市門市有啥,你送啥。 你有的商品前置到門市,店家也未必有良好的冷藏環境。 而且沒有解決傳統生鮮模式一批、二批、三批的層層加價的問題,整個行業的效率並沒有提升,最終只能掙快遞費。 所以,評判一個電商模式的效率時,只需要問問他對整個行業鏈的介入深度就可以了,不是說越深越好,但是介入過淺,一定不能提高效率。 前置倉模式 所謂「前置倉模式」是指企業將商品透過乾線冷鏈運輸到大區倉庫,再通過小幹線冷鏈運輸到前置倉。 前置倉佈局在核心商圈和社群,貨品透過最後一公里配送到用戶手中。 簡單說,前置倉將整個物流分成了三段,上游產地或供應商將商品運送至中心倉,中心倉根據前置倉實際情況進行配貨,配送員將商品從前置倉送至用戶手中。 前置倉模式又可以有兩種模式,包括普通前置倉和倉店一體。 這樣不僅去除層層批發商,降低了採購成本,還減少了快遞模式中出現的分揀損耗、運輸損耗並提升了配送效率,有效解決了冷鏈物流中出現的諸多問題。 而且因為是倉儲模式,省去了門店經營成本,而建立前置倉的固定成本會被訂單規模攤銷。 以前置倉模式典型代表每日優鮮為例,前置倉採用三個溫區的倉庫,覆蓋用戶半徑3公里,可以實現用戶下單後2小時即達。 中國「每日優鮮」單單依靠北京上百個前置倉,就實現了北京的區域盈利,不簡單。 只能賣身的小蜜蜂? 而反觀東南亞,無論是從冷鏈物流的完善,還是倉儲基礎設施的配備都還非常早期。 東南亞這幾個玩家中,HonestBee和HappyFresh都屬於O2O模式,而Redmart更接近物流模式。 不過不難看出HappyFresh已經在嘗試轉向前置倉模式,也主動退出了一些「難啃」的市場,比如菲律賓市場;Redmart也沒有貿然走出新加坡市場,物流模式在東南亞其他人口、面積比較大而收入水平又普遍較低的國家很難打開局面。 而HonestBee在擴張的同時,還在做著「輕資產」的運作,最後變成了一家生鮮配送公司,於是當Grab、Go-Jek和亞馬遜等入場後,它的存在感就越來越「輕」了。 本文授權轉載自,作者:7點5度.

次の

foodpanda設商城 攻生鮮外送

生鮮 市場 top

焦鈞 最近農產品出口中國市場數字成為新聞熱門話題(),小英總統、行政院長與農委會紛紛出面報佳音;不料,卻有人大潑冷水,再次演變為噴口水戰。 到底,農產品盛產與外銷出口成長的是甚麼關係?中國市場對台灣農產品外銷的風險在哪裡?農產品出口有沒有中間剝削?出口成長一定表示農民收益增加? 我們先從大家關心的問題談起:農民收益從何而來 既然媒體焦點放在出口中國農產品與九二共識的關係做文章上,我們首先就來看主要生鮮農產品出口中國數字【詳見下表】; 就以種植果樹的農民為例,如果說出口數字亮眼,但仍有政治人物,例如向是高雄市長韓國瑜一定要酸言說:如果數字這麼好看,為何去年民進黨會在農業縣大敗?又說農民苦哈哈賺不到錢,是不是有中間剝削?說這樣的話,是不了解農產品貿易流程的外行話,也曲解了農民收益的真正意義! 生鮮農產品出口中國數字。 (作者提供) 從數字上看,出口中國的生鮮水果,確實呈現一個正成長的趨勢,表示「有能力將水果賣到中國市場的農民與貿易商」,在這個買賣過程中的會比其他農民「多一些收入」,但未必表示「收益一定跟著水漲船高」;理由很簡單,貿易商透過中間人(包括農會、產銷合作社,或是大型合作農場)與農民交涉,農產品量少價揚的時候,農民絕對把售價抬高,不願意低價出售(或者說,不願意按照先前的約定價格出貨);反之,農產品過產滯銷,貿易商以逸待勞,等著農民自動上門降價求售(這時候貿易商價差變大,不見得就是「中間剝削」)。 很可惜是,中國市場的貿易遊戲規則稱之為「隨行就市」,也就是買主決定市場多少錢將農產品售出,回頭決定了貿易商要用多少前來收購農產品;以當下為例,目前高雄地區的番石榴一公斤產地價格為60元,出口一箱10公斤裝的番石榴成本就是600元起跳(還不含中間利潤);面對一箱將近130CNY的產地FOB報價,沒有幾個貿易商下得了手。 於是,轉向高雄以外的產區購買較為便宜的番石榴,然後再向對岸的「政策性採購客戶」說這是來自高雄的芭樂,又有誰知呢? 因此,高雄的芭樂農民賺不到出口的利益,但可能其他縣市的芭樂農民,根本不知道「中間商」把他們的芭樂,早已裝箱出口到對岸或其他國家去;這麼一來,不是每一位農民都知道自己賺得錢,有多少是來自國內市場銷售、又有多少是來自出口訂單。 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因為在台灣生鮮蔬果的出口,卡在這些必要(或有人稱之不必要)的環節上,出口數字的亮眼與農民之間的實質感受落差,可想而見。 另外一個主因,就是中國市場佔比太大 如上所述,多數農民的收益,是來自於國內市場的銷售;或者說,他們未必清楚哪一筆賺的錢是國內賺的還是出口賺的;同樣的,他們也不清楚是不是要中間剝削,但很清楚的地農民沒有辦法「獨力完成」農產品的出口,中間「必要之惡」來協助他們集貨、分級、包裝、冷藏、運輸,這些費用都是必須的,也不能稱之為中間剝削。 要注意的是,農民利益如何極大化,而非探討這些口水問題。 但不能否認的是,政府從最高層到業務執行單位,大力宣揚農產品出口成績亮眼,仍不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,那就是生鮮水果部分,確實對中國市場依賴度太高。 當然,這個數字背後,固然也說明了自2016年小英政府上台沒有承認九二共識,台灣水果一樣賣得進中國市場;這一點,當然是與韓國瑜市長在口水戰,數字也確實證明了九二共識與賣水果進中國之間,沒必然關係。 九二共識與賣水果進中國之間,沒必然關係。 (本報資料照) 因此,與其放大解讀九二共識與水果賣到中國的關係,不如認真檢討這二年下來,為何市場風險分散的工作,仍然沒有具體成效? 大家都知道市場開拓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我們也不忍苛責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台灣的生鮮農產品要和全世界的農業大國去競爭;但有一點必須承認的是,既然中國市場已經磁吸了台灣的大量的水果,就有必要去認真探討,其背後是否有政治性操作?特別是最近一再出現的「從高雄採購出貨到福建」的出口模式,是否為政策性採購的借屍還魂之計,也是中共對台統戰農民的陽謀,這些恐怕不是韓市長一句九二共識就可以帶過的。 小英總統在他的臉書發文提到,「好成績不是靠口號,而是來自政府和民間一起打拚」,讚農委會做了三件重要的事: 1. 幫忙打廣告:透過宣傳行銷、品牌輔導,讓台灣好農產更有知名度! 2. 幫忙提升品質及技術:和工研院合作升級冷鏈技術,新鮮水果從包裝、庫存到運輸全程低溫處理,確保出口品質。 幫忙開發多元市場:打造農產品外銷整合平台,和外貿協會一起辦展宣傳,也和台商組織合作打開通路,把台灣農產賣到全世界! 這三件事,是如果每一樣都認真做到了,相信市場分險分散也就達成,也就不必再過度依賴中國市場的胃納;建立可長可久的常態性貿易訂單,農民對收益增加也才會真正有感。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.

次の